红警3,cv,枣阳天气

admin 2019-03-10 阅读:235

欢迎来到奇迹,这是一个让思维碰撞擦出火花的地方。

本文预计阅南京法制现场便民网读时间19分钟。

1


因为对操作系统的垄断,1999年的微软已经天下无敌了。这时,微软想:我们已经占领了办公室和书房,下一个目标就是攻占客厅。于是微软的的一个团队提出要做游戏机,比尔盖茨一拍脑袋,Xbox游戏机正式立项了。



在怎么做游戏机上时团队和老板的分歧很大。这些人在要不要在Xbox上运行Windows上吵了起来,最终团队说服了盖茨做一款单纯的游戏机,要不然这个产品和一个廉价电脑还有什么区别?

万事开头难,不过指的不是微软,微软虽然从没做过游戏,在游戏和相关产业开发方面的经验是零。但是架不住有钱。硬件开发团队、市场营销、游戏设计,这些都不懂怎么办?买买蜀山囧事买啊。

有人跟微软说这家公司技术好?行,把股票代号给我。谁最懂玩家营销?让他说明天来上班。需要好的游戏开发商?没问题,把支票本寄过去让他随便写。听说这行的商业模式是主机赔钱卖,后面靠卖软件赚钱?那好,一台亏一半行吗?

微软甚至连收购任天堂和世嘉都试过,但日本人天生倔强,这几家公司虽然都处于困难时期,但却坚持不卖。

微软自己算了一下,Xbox主机开发成本很高,用软件补贴硬件保本需要9:1的软硬比,这对初来乍到的微软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最终Xbox亏损40亿。这个数字是2017年任天堂全年的收入,游戏市场的利润比想像中的要小很多。

就这样,金主微软用Xbox正式肉体交易加入了游戏界,和索尼、任天堂开启了新一轮的“三国争霸”。面对巨头索尼和几十年的老牌游戏厂商任天堂,微软几乎不可能赢得胜利,但微软很认真去做游戏,放下一切架子去寻求帮助快嘴高贱翔。

2

2001年《生化危机》之父三上真司开始经常在媒体上对PS2的开发环境表示不满,这让微软看到一线希望,如果《生化危机》这种大作能移到Xb变压器外壳ox平台那该有多好。

美国人为了请三上真司起聊一聊可以说是下足了功夫,特意从日本分部抽调了七名土生土长的高管,并由董事会常务大浦博久带队,美国人自己坐在墙边,通过翻译递过来的字条了解情况。三上真司开血战之突击敢死队门见山的说确实正在考虑离开PS平台,这让美国人心里一喜,但是接下来他连珠炮式的发问各种Xbox的开发工具,微软的扶持政策等,这让当时虽然是日本人但是却不太懂游戏的高管疲于应付甚至答非所问。

三上真司当初求种像条狗越来越不满开始一言不发,微软的日本代表则背着各种技术讲解,如同鸡同鸭讲。过了好久,他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屋子里的人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索尼认为游戏是EE引擎驱动的主流文化,任天堂认为游戏是全年龄段的玩具,不知道你们的游戏哲学是怎样的?”

微软的代表们面面相觑,没有人敢回答这个问题。三上真司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起身告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微软虽然非常努力,但初来乍到经验不足,再加上对日本文化的不了解,Xbox的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情。

微软在第二代主机时期调整了战略,战略就是:有错就改。

首先,微软发现了一个经典的游戏秘技,秘技就是主机卖得越多,第三方就越爱在你的平台开发游戏,第三方越支持,游戏就越多,玩家就越认可,游戏机就卖的越好。2005年12月,Xbox 360抢先推出,比PS3足足早了一年,这就造成了微软一年的真空期,在游戏市场形成了先发优势。


微软明白游戏机性能再高,时间再领先,如果没有优质的游戏也不行。微软既做出了《光环3》和《战争机器》这种美国爱玩的游戏,还拉拢第三方在Xbox360上开发出《偶像大师》、《星之海洋4》这种日本人爱玩的RPG游戏。

这时的日本人很有点膨胀,史克威尔觉得游戏和电影是不分家的,于是脑袋一热花了一亿美元弄出个电影《最终幻想:灵魂深处》,结果惨败亏的裤子都没得穿,史克威尔不得不和艾尼克斯抱团Amireux取暖成为SQUARE ENIX。

微软这时笑了,不就是缺钱吗?来爸爸这里有糖吃。微软花大价钱请来坂口博信,植松伸夫、谷仓医疗信息平台井上雄彦开艺术人生导演溺水发出了对抗《最终幻想》的《最后的奥公媳的诱惑德赛》,请来鸟山明开发出了《蓝龙》,对抗《勇者斗恶龙》。又用重金帮史克威尔艾尼克斯付清了和索尼平台独占的违约金,于是《最终幻想13》变成了一部跨平台的作品出现在Xbo胡歌的老婆王晓晨x 360上。小日本被糖衣炮弹打的溃不成军。

不得不说,钱多的感觉,真好。

在硬件上,当时索尼的PS3晚出一年价钱佛罗蒙男士胶囊比Xbox360还贵出三分之一,性能还差不多。在软件上,以前PS平台独占的大作,也变成了平台共享,出现在Xbox360上,这时的微软已经在北美市场占稳了脚跟,正在慢慢攻克日本市场,简直是顺风顺水,春风得意。

3

正当媒体都觉得微软这次要翻盘的时候,微软自己作了一把,差点没把自己作死过去,这个自我作死的就是主机“三红”事件。

Xbox 360由于设计伊文娜林奇失误,会出现主板、处理器出现散热问题,当主机的电黄泉乡大冒险源键亮起三盏红灯时,恭喜你,你花了几千买了一块什么也不能干的大砖头。当时的“三红”事件影响范围之广在整个游戏史上都是前所未见的。甚至有玩家连买三台Xbox 360,都遇到“三红”,一时间网上传出各种防治“三红的”偏方,但实际上没有什么真正起到作用。


微智勇大冲关20110713软的反应很快,鲍尔默亲自要求召回Xbox 360,为减轻玩家的痛苦,微软和FedEx联邦快递签协议,将三周的快递流程缩短到两天一夜。但“三红”事件已经伤害到了Xbox360的品牌形象。最终微软解决这次危机花了11亿美元,也让开局不错提前一年的Xbox360,最终和PS3打了个平手。而造成此次事件的根本原因就是微软为了抢先一年在主机设计上出现失误赶工的结果。

当年任天堂的Wii的意外走红,让整个游戏界都以为,体感将会是游戏产业的下一次风口浪尖。为了抢占浪类,在2009年的E3大会上,微软宣布了一个新的项目:Kinect。在这个设备下,玩家可以完全抛开手柄,用语音和手势指令来操作主机的系统界面,通过做出动作进行游戏。微软互动娱乐部主席唐马特里克说:“手柄是障碍。它在游戏玩家和其他所有人之间划了一条界限……我们能突破手柄吗?我们能让你这个人成为手柄吗?我们能!”

微软总能在接近成功时弄出一些花样作死的新项目出来。

为了推广Kinect,2014年微软推出Xbox One,但做出一了个错误的决策:将Xbox One和Kinect捆绑销售,玩家不能单买主机,这就让玩家要多花100美元。这还不算最糟糕的,微软还要求Xbox One主机必须每24小时联一次网,否则就打不了游戏。还有Xbox One突然宣布限制游戏的二手交易,交易游戏的双方必须是满30天的好友(你凭什么这也要管?)且每个游戏只能交易一次。

这些问题让玩家怨气冲天。微软为什么要搞这一系列奇葩的政策呢?答案就是想打扰第三方游戏厂商。

一个普通游戏售价是60美元左右,里面包含要交给主机平台的7美;零售商占15美元;光盘的制作成本和包装4美元;再加上开发商和游戏发行商的分成和市ecexl场宣传费等。最后,游戏开发商能分走不到20美元。

如果是数字版的游戏,零售商的15美元,光盘物料制作费4美元,甚至和发行方的分成,就都省下来了。这样第三方游戏开发商拿到的钱几乎就能翻倍,再加上禁止实体版游戏的二手交易,这又能提高一波销量。

微软强卖的Kinect也并不好玩,想要玩体感游戏家里的客厅需要很大,美国人在郊区有自己的小别墅,但在日本就不太可能了。在玩家抗议24小时联机制度的时候,微软语出惊人:“只有在核潜艇值班的玩家才不能24小时在线,这些人我建议他们玩XBOX 360。红警3,cv,枣阳天气”这段话不仅激怒了美国玩家,还惹脑了五角大楼——难道你是说我们在战区的时候天天打游戏吗?

第六世代主机的战争虽然还在继续,但索尼的PS4会胜出的结三峡晚报电子版局已经是注定的了。通过游戏商业史我们发现,市场是无情的,既使无所不能的微软也没有办法为所欲为。

(未完待张良点金中金博客续)

本文参考资料:

《张潇雨的商业精典案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