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睡,少年西游记,爱人

admin 2019-03-18 阅读:302

【周末,跟着老梁逛许昌】

第80站:钟繇文化园和钟繇墓

长葛此人了不得,79岁辞世时,皇帝亲往吊唁!‖老家许昌

文图‖梁耀国

钟繇,字元常,长葛人,东汉著名的冷俊王爷v俏皮王妃政治家、书法家。

公元192年,曹操在兖州牧任上,派属下奔赴千里之外的长安,去向汉献帝表忠心。当时,权臣李傕、郭汜把持朝政,他们担心曹操横插一杠子,搅了他们的好事,合计着把来人抓起来。时任黄门侍郎的钟繇听说后,觉得这样子不妥,赶紧出来打圆场,说当今群雄争霸,各据一方,只有人家曹操心里想着皇上。若是咱拒绝了他的诚意,天下英欧阳淳雄谁还敢来?自此,曹操才和汉献帝搭上线,递上话。

又过了三年,钟繇看李傕、郭汜争权夺利,不是个干家儿,私底半空儿下和尚书郎韩斌密谋,协助汉献帝逃出长安,来到曹操的大本营许昌。钟繇立大功一件,bk2870官拜御史中丞,迁侍中尚书仆射。

到了公元199年,马腾、韩遂诸将在关中闹腾得厉害,钟繇临危受命,领受司隶校尉去稳定局面。到长安后,他不是鲁莽派兵前往镇压,而是情真意切地给二位写了封信,陈述反叛汉室的利弊福祸,迫使他们将儿子送给朝廷作人质。就这样,一封信,避免了一场血雨腥风的战争。

钟繇从汉献帝的拥趸者,到汉献帝的保护者,再到汉献帝的推翻者,角色一直在不停地转换。汉献王文银背后资本大鳄帝禅让曹丕,钟繇是幕后始作俑者之一。

曹丕在“五熟釜”铭文中给予钟繇极高的评价,“厥相惟钟,实干心膂。靖恭夙夜,匪遑安处。百寮师师,楷兹度矩。”最后一句翻译成白话,意思是您是百官的师长,记在这里来作为大家的楷模。

公元230年,79岁高龄的钟繇辞世后,魏明帝曹叡身穿素服前往吊唁,后得以配享曹操家庙的待遇,即魏文帝庙。由此可见,老曹家对钟繇是何等的尊敬。

——2015年的时候,曾有幸陪河南省杂文学会的诸老师去过一趟钟繇文化园。那天下着大雨,地上水汪汪的,一脚下压裂子去,便会溅起两瓣晶僵尸夜总会莹的水花。鉴于此鬼天气,我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拍了几张照片就离开了,印象并不深。

上次去,依稀听人说,钟繇、钟会父子的墓就在文化园的东面。为探寻这一历史遗迹,趁周末休息,我骑车又跑去了一趟。

去长葛的路可顺,先走清潩河西河堤,到禄马桥后转走清潩河东河堤,一直就到了长葛新城区。

那次去钟繇文化园坐的是大巴,七拐八绕,根本没记住路,更别说它在长葛城区的哪个方位了。因为不想走冤枉路,我走一路问一路,没费周折便找到了地方。其实,若走107国道,出长葛老城区没多远路东即是。路边建了四座汉阙,中间的两座大,两边的两座小,古韵十足,同时蕴含着钟繇这位先贤乃是1800年前的东汉人。

“钟繇文化园”这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为原中国书法协会主席、河南老乡张海先生所题。钟繇是“楷书鼻祖”,张海是当代书法翘楚,书法家给书法家题字,既是文化的传承,也是文化的发扬光大。

阳光和煦的冬日里,偌大的广场上除了四个小伙子席地而坐玩扑克牌,一位园林工人手执竹竿不停敲打樱花树上的残叶外,别无他人。想必在这本该休息的日子里,人们都在忙着挣钱吧。

我推着车子,一边往里走,一边打量园区景致。中可怕的科学在线阅读轴线是一排用黑色大理石砌就的石槽,里面应该有喷泉才是,此时却干涸着。甬道南北两侧各有一片小树林,次第种着侧柏、枇杷、水杉等十多种绿化树,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圈就出一片静谧的天地。

枇杷的枝头,枇杷花正开得热闹,一团团一簇簇,虽说模样不好看,但清冽沁人的芳香,仍然给这肃杀的冬季,涂抹了一缕脂粉气息。在我眼里,枇杷花无疑是冬花中的冷美人。

登上九级台阶,是个大平台。钟繇的花岗岩雕像,矗立于平台正中的基座上,魁梧俊朗。只见他左手握腰间剑柄,右手高举毛笔,似乎要动笔写些什么。

钟繇雕像后面,南北分别是钟繇书法艺术馆和钟氏开基纪念馆,可惜都大门紧锁。看纪念馆门口的对联内容不错,随手抄录下来:

楚地出乐王琴声传万里

颍水育楷祖笔法播千秋

从广场出来,我顺着一条新修的东西路,慢悠悠往东走着,期望碰见过路的老乡,谢佩诗问问钟繇墓在什么位置蔡喜宏。凭我的直觉判断,钟繇父子的墓应该不会离这里太远。

寒风中足足等了十几分钟,才见一着红色羽绒服的老哥从路南的楚寨村出来,不慌不忙地往这边走。等走近,我急忙迎上前截住他。听明我的来意,老哥呵呵一笑,说你主母罗苏拉算问对人了。瞧见没,田庄东南角那处院子里就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半截院墙。

老哥打量我一番,说一个瘆人的乱草坟有啥可看的。言外之意,你就别去了。我没听劝阻,说既然来了,还是想去沾沾古人的仙气儿。瞅我态度坚决,他说东面围挡上有个缺口,进去后有条小路,一直通到陵园门口。

围挡内是一大片尚未成熟就枯死了的高粱地,齐人高,鸟雀藏匿其企管王生产管理软件中,不断闹出哗啦哗啦的动静。我走在一米多宽的田间小噩梦宝藏道上,心里还真有点怯怯的。

陵园大门建得宏伟气魄,朱漆墙面,朱漆大门,檐下置斗拱,顶覆黄色琉璃瓦。仅看门脸,肯定让人错以为这是一处帝王墓。 大门敞开。进门看到的景象是杂树丛生,既有高大的杨树、桐树,也有低矮的柏树、构树。虽然树叶基本掉光,但枝柯交蔽,仍然给人阴森压抑的傻根恶搞感觉。幸亏我胆大,在门口咳嗽一声,先镇住那些藏在暗处的妖魔鬼怪后,才大步流星冲了进去。

钟繇的墓靠陵园东北角,碑文是“先祖钟公繇之墓”。钟会的墓在钟繇墓的西南方向,碑文是“先祖钟公会之墓”。两墓相距约十米,墓前石碑均立于1991年夏,为台湾钟姓裔孙敬立。

钟会,字士季,是太傅钟繇的老二孩儿。他从小才华横溢,上至皇上,下至群臣,都很赏识他,年纪轻轻就官至中书侍郎。24岁时,挤进权臣司马师的圈子,并成为重要幕僚之一。因善用计谋,屡消火栓箱建奇功,升任司隶校尉后,官瘾膨胀,人就有些飘飘然了,朝廷无论大小事,都想插手干预。

作为重臣,曹操父子夺了东汉的政权,司马懿父子夺了曹魏的政权。在这种混乱体制下成长起来的钟会,渐渐迷失了自我。他与邓艾联手灭了刘禅领导的蜀汉政权之后,自澳舒凯以为权倾一时、功盖天下的钟会也有了谋反嗜睡,少年西游记,爱人之心。他先设计夺徐僖了邓艾的兵权,又假借郭太后遗命,起兵废掉司马昭,结果引起众怒,命陨兵变,年仅四十岁。

钟会之死,死于“见利忘义,好为事端”,假设他有父亲钟繇以国为重的胸怀,想必结局也不至于那么惨。

(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版权归作者所地下大厅的深处有,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

【作者简介】梁耀国,现就职于许昌市房产交易租赁管理处,河南省杂文学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员。

“老家许昌”版权作品,转载或投稿请发邮件至hnxc126@126.com 。

爱许昌老家,看根浴“老家许昌”。 老家许昌,情怀、温度、味道。